科技前沿

“相声”这壶水又烧起来了

发布日期:2022-07-20 18:25   来源:未知   阅读:

  第二届央视相声电视大赛从去年办到了今年―――2002年最后一夜到2003年1月4日,对很多人的耳膜来说,“久违了”的说学逗唱,重新“霸占”了央视三套黄金时间段。

  看过首届相声大赛的人,大概还没忘了当时收看时的那种失望。仅仅隔了一年,这回的观众似乎乐呵了许多。起码,很多人从7岁的小鬼头张贡赫、9

  岁的漂亮女生杨蔓、17岁的胖墩儿男生逗笑身上,收获到“忍俊不住咯咯大笑”的快感―――即便这份快感可能还掺杂着对小演员的猎奇和偏爱心理,但好歹,这些笑声真的是源自“他们好玩,挺喜欢”,而不是“被强行架着胳肢窝挠痒痒”。这说明本届大赛摆脱或部分摆脱了首届赛事“灰蒙蒙的面目”,有了一抹亮色。

  最近这些年,“相声走进低谷”、“相声在堕落”等等说法不绝于耳。然而,有关相声究竟出现了哪些问题、这些问题的产生根源是什么,则是众说不一。仅在2002年底侯宝林艺术生涯纪念会一项活动上,作为采访者的我,耳边就已灌满了五花八门的说辞:丧失高雅格调而一味贫嘴滑舌、丧失讽刺传统而生硬添加“歌颂”、表演形式支离破碎像大杂烩、创作艰难演出平淡导致人才流失……

  从本次相声大赛的一番热闹来看,听着骂声、摆出问题,好像倒刺激了“知道着急了”的相声人明白并贯彻一个道理:坐而言不如起而行。这样说,还有另外的凭据。

  先说近的。2002年夏天,号称“华人世界第一部相声剧”的《明春曲》在京穗两地公演;11月底,曲艺界人士将一场侯宝林诞辰90周年纪念活动,“衍变”为对相声的“群体反思和展望”,民族文化宫剧院因为侯派常派诸多相声名段的纪念演出而在11月29日晚猛刮相声怀旧风;12月底,相声专场演出再度于同一地点上演。

  再往远说,前两年,如同群口相声的齐声呼吁“让相声回归剧场”冒出头;有人在网上“搜刮”一切手段和题材,誓将网络时代的相声创作进行到底;由李金斗、侯跃文、姜昆、师胜杰等人一手撑起来的相声专场晚会,已经在全国十几个主要城市不知疲倦地边走边煽风点火。他们“又煽又点”的,无非就是找回老百姓对相声曾有的热情。

  相声人似乎自觉地开始了一场为相声“争名夺利”的行动,这让人对近期的相声有了种“人气很旺”的欣慰。

  不过,人气归人气,新一茬相声演员给人印象深刻的还是不多,即便此番在大赛“才艺展示”板块中表现踊跃的选手,给人的感觉也是一闪而过。其实,归根结底,还是参赛作品的风格模糊、精彩欠缺。这也印证了相声创作的大不易―――有相声名家向笔者称:你给我一小时,我能给写出85分的小品,但给我一个月,我都不敢担保能拿出80分的相声。颁奖晚会上小品演员李琦、潘长江努着劲儿表达却又不知所云的《相声与小品》,即可见“说相声难”之一斑。何况,相声创作在眼下还面临着另一种无奈:创作时间短、排练时间短,上得快、扔得也快!

  因此,“观望,并期待”,仍是眼下我们对相声抱有的态度。但不管怎么说,“相声”这壶曾经凉下来的水,重新被加热,这会儿的温度,已经有点意思。但让烧水的人有些为难的是,过去大伙喝喝河里挑来的水也就心满意足了,而现在大伙口味刁了,想喝点纯净水呀矿物水呀什么的,这确实让烧水的您受累了。可谁让您就是吃“烧水”这碗饭的呢!不妨再敬点业,把水滤清再滤清一点,加点矿物质,再把火苗拨大点,尽可能将这壶水给烧开喽。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青在线或中国青年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青在线或中国青年报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按双方协议注明作品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中青在线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青在线)”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 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和看法,与本网站立场无关,文责作者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