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新闻

乌海银行资产遇险

发布日期:2021-07-19 00:28   来源:未知   阅读:

  2021年1月21日,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布了一则民事裁定书,涉及到乌海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乌海银行”)向法院申请对四川信托3.06亿元的财产保全。在裁定中,法院冻结了四川信托的银行账户存款、持有的三家有限合伙企业股份及华西证券0.81%股份等资产。而乌海银行也成为了踩雷四川信托的金融机构之一。

  据《中国经营报》记者了解,受到区域经济的影响,乌海银行近年的经营状况一直不景气。尤其是该行投资业务占比较大且贷款集中度较高,投资业务的坏账准备难以应对其潜在风险。同时,乌海银行2019年资产总规模缩水至500亿元以下,净利润仅379.19万元,而3亿元纠纷一旦出现损失,无疑令银行的经营雪上加霜。

  值得一提的是,乌海银行在2019年曾因未足额缴存存款准备金和提供虚假报表被监管处罚,www.649958.com!而近期则因一名拟任独董有从业记录不良,其任职资格也未获监管通过。

  由于四川信托的风险暴露,越来越多深陷其中的中小银行也陆续现身。自2020年9月以来,已有多家银行金融机构起诉四川信托,而乌海银行亦是踩雷的银行之一。

  乌海银行官网显示,该行前身是乌海市商业银行,成立于2006年9月,是内蒙古自治区第三家地方性股份制商业银行。2010年1月,经中国银监会正式批准更名为“乌海银行”。目前,乌海银行总行内设17个部室,下辖1家异地分行、46家支行和1家营业部。

  实际上,乌海银行近年经营状况堪忧,从2019年该行的各项业绩指标中可见一斑。据该行官网年报显示,乌海银行总资产为450.73亿元,相比年初513.61亿元减少了62.88亿元,而营业利润更是-1.52亿元,实现的净利润仅379.17亿元。

  从资产质量上看,乌海银行2019年末的不良率为1.75%,较年初1.93%下跌了0.18个百分点。但是,该行年末贷款261.74亿元,较年初180.22亿元增长了81.52亿元。这也就是说,乌海银行在2019年末的不良贷款余额为4.58亿元,较上一年同期3.48亿元仍增加了1.1亿元。

  “银行投资业务的规模太大,对于业绩的影响也会很大,是不利于银行业绩稳定的。”一家股份制银行人士对记者表示,此前不少银行资金富裕,在信贷投放有限或者风险较大的情况下更青睐于投资业务。这类业务模式简单粗放,且存在一些监管灰色地带。对此,监管一直呼吁银行业务回归本源,限制银行投资业务的占比。

  事实上,乌海银行2018年业绩“变脸”前的一年净利润也仅7.8亿元,甚至2019年曾因未足额缴存存款准备金被监管处罚,而一笔3亿元的信托业务一旦出现损失对其影响可想而知。

  记者注意到,从业务结构来看,乌海银行的投资业务占比较大且信贷集中度较高。该行2019年的年报数据显示,该行最大十家客户的贷款集中度为52.61%,相比2018年上升超过10个百分点。在行业分类中,该行的信贷资金主要集中在批发零售、制造业和采矿领域,超过了总信贷规模30%。三个领域的信用信贷在总信用信贷占比超过72%。

  但是,乌海银行在2019年进行了较大的业务结构调整。数据显示,该行2019年初的发放贷款和垫款的规模为174.86亿元,而可供出售金融资产的规模就达到了116.39亿元,持有至到期投资规模24.09亿元。而到了2019年末,可供出售的金融资产缩减为79.35亿元,持有至到期投资规模降至8.76亿元。

  针对乌海银行的信托投资,2019年年报数据显示,其规模从2019年年初的81.92亿元降至2019年期末的19.15亿元,包括年初34.88亿元资产管理计划产品在内,该投资科目下的金融资产减值准备仅为4118万元。这也就是说,该行在信托和资管投资上的减值准备在2019年初仅不到投资规模的0.35%。

  乌海银行称,2019年卖出回购金融资产总规模为93.49亿元,占到了银行全部负债的22.71%。而银行各项贷款和贴现及转贴现却呈现出大幅上升态势,说明该行业务在从高风险业务经营向低风险经营转变。

  针对乌海银行的信托投资情况,记者联系了该行,但是截至发稿前该行并未回复。

  “2018年之前,很多银行都认可信托的刚性兑付,默认其属于风险较低的业务种类,同时收益也不错。这也是不少中小银行投资主动管理型信托的原因。”一家城商行高层对记者表示。

  他表示,由于银行投资相对偏保守,此前信托公司针对一些项目还会出具承诺函或兜底函对项目进行背书。“当时这种模式属于监管灰色地带,而如今却是监管重点打击领域。”

  记者了解到,自2020年以来,监管对信托业务的监管从严,处罚的力度也是空前。同时,银行因踩雷信托业务受到处罚的现象也不少。目前统计已经有超过8家商业银行因投资信托违规被处罚。

  上述城商行人士透露,自2018年起监管大规模压缩同业理财和信托投资,这也决定了中小银行通过同业扩张的时代已经结束了。“如今已有多家信托公司暴露出风险,一批此前投资激进的中小银行难免踩雷。”

  近日,银保监会首席风险官兼新闻发言人肖远企针对中小银行的发展方向进行了表态,称中小银行、地区性银行必须做到在本地发展,www.980333.com,不能“全国各地到处跑”。应该聚焦小微企业和“三农”以及个人金融服务,满足当地企业和居民的金融需求。做普惠金融,特别是要把一些薄弱的环节和领域填补起来。“中小银行必须要有抗拒盲目做大诱惑的能力,扎根在当地,做小、做细、做实”。